新疆旅拍婚纱照|乌鲁木齐婚纱摄影|新疆婚纱照|乌鲁木齐婚纱照|新疆乌鲁木齐四仟纪旅拍婚纱摄影工作室

【四仟纪环球旅拍:非洲记忆(二)】

POST TIME:2016/07/16 11:33 READ:


  【四仟纪环球旅拍:非洲记忆(二)】

  序

  V在微信私信我,说,欢子,看到那么多你旅行的美照,背后一定有很有意思的经历,有时间的话,可以写成一篇游记。听完我突然有点小激动,其实在许多年前,我还没做摄影的时候就是极度热爱文字的文青,这几年,变得简单粗暴了很多,对于写游记,我并没有尝试过,我一直觉得游记需要罗辑思维强,头脑清淅的人才能写,而我又懒又糊涂,可能写不出来。但我还是爽快的答应了V,我想,去了那么多地方,那么多经历和内心的感触,想分享给大家--神奇的非洲大地。于是在拖拖拉拉中,终于提起了笔。我不知道这算不算一篇游记,我想我只是用自已的方式在表达……非洲是个遥远陌生的地方,远离我的世界.......

  是不是每一个想去远方的人都有非洲情结?从童年的《动物世界》到成年的《Discovery》,梦想着乞力马扎罗前的金合欢树,夕阳下的象群,漫步的长颈鹿,还有辛巴狮子王的梦想。

  七月我终于踏上去非洲的旅程,我想这应该是一次回归到原点的旅游方式。我只是想踏足非洲,看看太阳升起又降落,与动物擦身而过。

  

 

  

 

  

 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7月14日晚,我、K、EVA从成都出发,Bruno从香港出发,目的地:内罗毕。

  内罗毕机场是我对非洲的第一印象,作为首都,我不得不说它的机场很简单,甚至不如国内的二线机场。也许是吻合了我们对非洲落后的既定印象,我们油然而生出一股来自发达地区的优越感。这个印象直到我们再次回到机场,去坦桑尼亚,才发现它其实也不算小,只是我们抵达的当天在出口处坐井观天了一下而已。

  Bruno在迪拜转机耽搁了很多时间,我们在机场大概等了4、5个小时,这期间,我们买了当地的电话卡,吃了简单的午餐。由于无聊,我开始观察身边的黑人们,看他们用自己的方式相互打着招呼,碰拳、握手、撞肩、拥抱,然后发自内心的大笑。四周随时会发出愉快的笑声,有的是朋友之间,有的是陌生人之间,有的是机场警察和旅客之间……也许是看多了国人之间冷漠的相处模式,我竟然因为这些笑容,开始马上喜欢上了这个热情友好的国家。

  Bruno终于背着大大的旅行包出现在我们面前,我们马上联系事先预定好的司机兼导游的John,不一会儿,一个个子不高,很可爱,萌萌的光头大肚中年黑人大叔向我们走了过来,他告诉我们他就是John,已经在这等了5个小时了。

  几分钟以后,John不知从哪里开来一辆老款绿色陆地巡洋舰,我们4人加几大箱行李,坐在上面很宽松。从机场出来的路上就遇上了大堵车,我发现肯尼亚当地的汽车以丰田、本田等日本车为主,大约要占总数的80%。由于多土路,各种类型的越野车非常多,轿车相对来说要少很多。肯尼亚的基础设施似乎还不太完善,道路大多只有单车道,没有人行道没有红绿灯。来往的车辆很多,人车混行很容易就堵上了。缓慢行驶中,我看到了几处中国援建项目,拉着熟悉的中国横幅口号,诸如“大干苦干一百天”之类的,让我顿生自豪。

  抵达内罗毕的第一顿晚餐,是在一家B格颇高的叫Talisman restaurant 的餐厅,一改我对非洲贫穷的印像,因旅途疲备,我们喝了一些葡萄酒,回到酒店后,很快就入睡了,迎接我们的是第二天的非洲大陆冒险之旅。

  

 

  

 

  

 

  

 

  

 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前往马赛马拉

  抵达内罗毕的第2天我们踏上去马赛马拉的行程。成都的朋友问我,是否已经在肯尼亚被晒黑人了,这就是被无数国人误读的非洲。在去肯尼亚之前,非洲给我的第一印象也是“热”,炎炎烈日,茫茫沙漠,从小就听许多人说非洲的黑人就是这样被晒黑的,再一看内罗毕的经纬度坐标:南纬1°17',东经36°49',更是不得了,靠近赤道了,可到了以后,才发现这里满目葱绿,凉爽宜人,红土地里散发的芬芳气味,

  车行途中,我们看到传说中的美丽非洲心脏——非洲大裂谷的的边缘地带,可能野生动物的诱惑实在太大,或者因为我没有乘坐飞机俯视过大裂谷,对我来说,所谓非洲大裂谷和中国长城一样,仅仅有名,但是不增加情感和想象力真的不会震撼。中途在一个非洲当地人开的小店前停车休息,门口挂着K最喜欢的非洲鼓,

  离马赛马拉越来越近,披着大红围巾瘦高瘦高的马赛人也见得越频繁,路边一棵棵高高的树木直立在那里,多么奇怪的非洲树,树干笔直,没有分叉,顶端如同盛开的花一样生气勃勃地绽放,这就是非洲著名的金合欢树,金合欢树将东非草原挥洒自如的狂野而生动的气息极致渲染。

  

 

  

 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我原以为,纽约是世界上最具活力的城市,不过我现在知道,纽约仅仅拥有都市生活的张力,而不是自然的生命力。眼前没有出现狮子,鬣狗,但是头顶罐子的女人和拉货的男人已经开始出现在街道,马路上三两成群的非洲小孩,背着书包或者一个化肥口袋做成的书包,赤脚跑在路上,迎着阳光自信地咧嘴微笑,挥手与我们打招呼。来往的车里播放着节奏明快的非洲音乐。我相信,这样快乐真实的黄昏,并不是每个人都能见到的。它给了我欢乐,我仿佛呼吸到了不同的空气,也许这就是旅行的意义。

  

 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到达马赛马拉后,先在酒店安顿,据John 介绍,整个马赛马拉并没任何边际护网,只是在进入的四个路口设了四个大门。马赛马拉算上酒店的酒店也就20间,同这个酒店一样多数旅游者都是住在保护区上的酒店,真正在保护区草原内的酒店貌似就五家,传说旺季三四百美元都订不上,还有一两家貌似是会员俱乐部式的不对外,保护区外面的马赛人村落还有一些小旅店和露营地,白人背包客住的不少。

  这是我们每一个入住的账棚酒店,这里的服务员是马赛人,他们的英语都很好,白天休息的时候躺在帐篷里就能看见屋外的树影婆娑鸟语花香,晚上十点就断电了,还好我们之前有做攻略,准备了头灯。7月的肯尼亚是他们的冬天,晚上要穿外套,热水也很紧张,水是黄色的。

  

 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回到钻木取火的年代,探访失落的马赛部落

  由于Bruno前晚在酒店和两个马赛人一起喝酒唱歌,所以建立了友好的关系,第二天,我们跟着他们去了他们的马赛部落,他们把我们介绍给了马赛的酋长。任我行前辈说: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。这是对的,有人就好办事,酋长大人派出了他的一个儿子来接待我们,被马赛村的领导带进村,全部落的年轻男子手持木棍从寨子的四面八方聚集而来,围拢成一个圈子,啊呀哎哟的哼唱着原始的曲调,分次序的先后站在圆圈中央,双手贴于腿侧,双足并拢向高蹦起,勇士之舞的表演又开始了,其中一个扎着五色小花辫子的马赛男人仿佛安了弹簧,蹦得老高。

  马塞马拉的名字其实来源于这里的原始部落马塞人,他们同无数的动物一起,是这片广袤草原真正的主人。在这片原野上驰骋,除了绵延起伏的低矮丘陵,散落的波巴布树,及巨大的金合欢树,点缀着宽广的草原一望无际。时而还会有些许圆形土屋,以及土屋旁不时走过的马塞族土著,左手拿矛,披着大红色的方格布,很是醒目。他们放牧羊群,并以其肉、血及奶为主要食物,生活在狮子、大象、野牛、豹子等野兽出没的地带。长年共生共存,使马赛族人和野兽之间,形成了某种默契,相依而居,互不侵扰。马塞族男人普遍身材高大,相貌英俊,在行过成年礼后的男人中,一些佼佼者会被挑选出任武士。这就是今天的马赛人。他们高挑的身材、棕黑的肤色、狭长的脸庞、宽大的鼻头和宽阔厚实的嘴巴都带有明显的埃塞高原黑人的特征。他们的标志,就是一身永远披在身上的红色披肩,手上永远捏着的木棍。在非洲,只看到这样装束和装备的黑人,那就是马赛人无疑。但是不知什么原因,马赛的双眼看人视物总显得若即若离,微微有点像人们常说的“对眼”。不过相比他们的对眼,让人印象更深刻的是马赛人那两条笔直的双腿,虽不见强健的肌肉,但足见韧性与耐力。

  

 

  

 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游猎开始

  草原和动物之下的原色生活要读懂非洲,就要从马赛马拉开始。那里有角马在草原上奔跑,大象在夕阳下停留,长颈鹿忽闪着长长的睫毛,狮子在高昂地长啸,大羚羊在水边嬉闹,猎豹舔舐嗜血的皮毛。最重要的,在这里,我们可以一起看时光在云层中溜走,让最真实的生命在这里找到喜悦的味道。

  17世纪英国作家汤玛斯布朗说:“人类总是向外追寻那原本就隐藏在我们心灵深处的奥秘,其实,每个人体内都蕴藏着非洲的原始与神秘。”

  马赛马拉(Masai Mara National Reserve)面积达1682平方公里,是肯尼亚最大的野生动物保护区。在马赛马拉可以看齐非洲五霸:大象,狮子,豹子,犀牛和水牛。这里有难以计数的各种羚羊,长颈鹿,各种牛等等。从7月到10月,位于北方的马赛马拉因连绵的降雨而孕育出新鲜青草地,芬芳的青草气味,将一百三十万原居于南面塞伦盖蒂的角马吸引。它们每年跨过坦肯边境,跨过马拉河,迁徙到马赛马拉,造就了举世闻名的角马大迁徙。不过遗憾的是,当地人告诉我们,我们早来了一个多星期,真正的大迁徙还没有开始。

  

 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在非洲的荒原上让自已觉得很有归属感、很自然,可以感受到人只是宇宙万物的一份子,不能太骄傲、嚣张,在那样的环境里人会不自觉的学会尊敬动物、尊敬自然。

  在浓厚的云层下,草原壮美异常。但最勇猛的草原的主人们,却是寻寻觅觅才能见踪影。比如猎豹。它看着我们,仿佛也在思量是不是昨天曾经偶遇,不动声色,没有威胁的眼神,仅仅有些警惕,人在车里,动物在车外,我们彼此对视着,仿佛彼此只是大自然有机的一份子。

  旅途中会有很多不经意的惊喜,肯尼亚除了生机勃勃的动物世界,当然还有此行的酒店值得推荐,安博赛利草原的kibo帐篷酒店当然值得一提,我们住的账蓬面对的就是乞力马扎罗,从草原回到酒店,房间的木桌上,放着红酒和三角梅,纸条留言”Have a good night”。这次非洲之行,改变了所有之前对非洲贫瘠混乱的观点,这里其实很惬意,我觉得非洲人的艺术天份和浪漫情怀远远超过了华人,就普通老百姓而言,他们对色彩的敏感度和生活情趣完全甩我们几条街。

  还有纳瓦沙sopa酒店,像置身于侏罗纪公园,到达酒店的时候是晚上,房间的落地窗外随处可以看到站立着或行走的各种动物,斑马、河马、羚羊、小鹿等,超级童话,真是美cry,晚餐也超级棒嗒!

  

 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(未完待续)

联系我们

蜀ICP备19012917号

新疆店:新市区.北京中路307号.蝶王厂内 电话/0991-6660057

成都店:武侯区.锦绣路1号.保利中心C座10楼 电话/400-8588-520

厦门店:思明区.龙山南路13号66婚博园2楼 电话/18205973780

丽江店: 丽江市.古城区.束河古镇龙泉路 电话/ 13079951508

马来西亚店:A-16-13A,Tropicana Avenue, Golf&Country Resort

PJU3,No.12,Tropicana,Tropicana,47410 Petaling Jaya,Selangor;